央廣網泰安6月1日消息(記者劉飛 泰安台記者郭承霞)據中國之聲《新聞縱橫》報道,可能很多人見過一個賬號@再障小患者崔博文的微博,崔博文今年13歲,對他來說過去5年,他可能只有一個願望,那就是把病治好,活下去,他在微博當中多次的表達了這樣一個強烈的欲望。
  現如今通過微博等網絡渠道來求助的現象並不少見,但是一個13歲的孩子自己發微博,求關註求幫助,還是打動了不少人,90後小伙馮學文就是其中的一個,他決定送給崔博文一份特殊的兒童節禮物,耗時一個半月騎行到拉薩,幫忙募集治療費用。對這種方式有人質疑、有人關心。
  在微博頭像上,崔博文戴著口罩、穿著病號服,看不出他的表情。但字裡行間,都是兩個字,渴望。
  崔博文:她就是在我們縣裡打零工,一月一千多。媽媽現在就是在醫院里一直照顧我。我媽沒上過學,我爸得上班,只能我自己發微博求助了。在天津住院的時候,遇到一個好心的病友,那個叔叔教我發微博、上網這些。
  崔博文曾經的主治醫生,中國醫學科學院血液病醫院醫生李洋介紹,崔博文已經進行過藥物治療,但效果不理想,建議做骨髓移植手術。
  李洋:因為這個孩子用藥物治療效果不好。他現在這段時間,因為他沒有條件做移植,用中藥治療,治療效果也不是特別好。據我們瞭解,估計可能得需要40萬左右,不是一個小數。他們家當時在住院的時候,確實經濟情況不是特別好,他爸爸好像是在這,當時看著孩子的時候,可能還在天津做臨時工。
  崔博文對自己的病情、收到的捐助都很清楚,有著和13歲年齡不相仿的一種成熟。家鄉山東泰安東平縣的常醫生說,現在他們醫院只能給崔博文輸血,都算不上是治療,只能算是維持生命。儘管沒有找到最理想的“全相合”供者,但崔博文對移植手術,這個可能是最後辦法的辦法,很期待。
  崔博文:醫生說現在必須得移植。配型已經找好了。有一個臺灣的供者,和我配上了9個點,就是差一個點就是全相合了。然後還有我媽媽的跟我配上的是半相合。
  在崔博文的微博賬號“@再障小患者崔博文”上,他把來看望他的人,他收到的捐款、衣物、課本、禮物都拍照曬出來。自我介紹里他寫到:“我很想回到校園,醫生說我需要移植,請求大家關註”。馮學文,90年生人,在浙江打工的陝西人,愛好騎行。通過網絡,他認識了崔博文,決定用騎車到拉薩的方式來幫崔博文籌集一些手術費。
  馮學文:我是在微博上看到有網友轉發他的求助微博,大概是在一個月之前。他是獨生子,只有十幾歲,只上到三年級,就是想一個什麼形式,幫助這個小朋友。
  馮學文計劃今天從山東泰安出發,在六一兒童節送崔博文一個禮物。
  馮學文:泰安的東平縣,從他的醫院出發,一直往西邊走。我都準備好了。我沒找到願意跟我一塊去的人。確實挺辛苦的,但是騎的時間長了也還好吧,就是曬得黑一點。我是在廠裡邊工作的,我已經跟老闆請好假了,老闆很支持的。
  選擇騎行,馮學文說最少也得一個半月。一個人、路程長、花費時間也多,這種募捐方式靠譜嗎?
  馮學文:我通過這個活動,其實就是引起大家註意,目的就是想通過這個活動,讓網友瞭解崔博文的情況,然後給他一點幫助。也可以選擇走路啊,或者其他的什麼,就是一種活動方式。這個裝備我都買好了。還有一些費用,我現在是全部都是自付,如果募集到足夠的善款了。他們願意給我我就拿著,如果不願意給我我也不會要。
  是不是自己想出名?捐款是不是落到了你的腰包?這些都是個人募捐經常面對的質疑。對於這些,馮學文說,他只是選擇這種方式來引起關註,希望有更多人因此知道崔博文。而關於款項,馮學文說已經把接受捐款的平臺賬號交給崔博文打理,捐款數目在網頁上也會自動顯示、公開。今天出發以後,他只管騎車。
  馮學文:我是把“崔博文加油”這個給崔博文,已經登陸到他的手機上了。就由崔博文跟他這個病友他們兩個來管理。然後我就騎自行車往前走。成交了多少,會有一個成交記錄,就可以通過那個成交寶貝,就可以算出來,這個應該算是公開透明吧。  (原標題:90後小伙騎行去拉薩 為素不相識患病少年募集治療費)
創作者介紹

天花板裝潢

lr46lrywa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